• 欢迎光临止戈刀剑,专注龙泉手工刀剑锻造,提供一对一刀剑定制服务!
  • 登录
  • 免费注册
购物车 0
您的购物车中还没有商品,先去选购吧!

披坚抵锐 铁骑如流-世界甲胄发展史

止戈刀剑,专注龙泉手工刀剑锻造,提供一对一刀剑定制服务 / 2016-08-08

甲胄就是战士的外衣,不御寒、不避暑、沉重而冷酷,却可以保住生命。皮甲,是人类最早使用的装甲。最初是直接把动物的皮裹在身上,然后逐渐演化成为皮甲。

 最好的皮甲应该是出现在中国的战国时期。 采用犀牛皮鞣制而成,再制作成小片叶,然后按一定的规律编列起来。甲叶的编列非常讲究,在固定部分采取上排压下排的方式,在活动部位采用下排压上排的编列方式。非常的科学与实用。 

比较之下,罗马人的皮甲用大块整皮制成,就有几大弱点: 

一.浪费皮料,很多小块的皮革将无法利用;

 二.不利维修,一旦装甲损坏,只有全部更换,而中国的皮甲由小甲叶组成,只需要更换几片甲叶罢了。




皮甲对切削和挥砍有一定的防御作用,不过对穿刺和重击效果甚微。随着铁器的现,皮甲越来越显得力不从心。战争需要更强的防护。锁甲和铁铠,紧随皮甲投入战场。

 首先,说铁铠!他可以说是皮甲的加强版本,而且更加完善!最普通的铁铠由三部分组成,身甲、披膊(筒袖)和膝裙。甲叶用铁制成,固定部位用铆钉连接,活动部位仍用皮绳或牛筋连接。重量超出了皮甲许多,但是防御能力大为提高。特别是军队行进,甲叶摩擦震动“嘁嚓”作响,汇成一曲钢铁的战歌。再配上兽纹装饰的头盔,威风得不得了。

 笔者曾在军事博物馆看见一见汉代铁制札甲的复原品,其精细程度令人惊讶。黑色的甲叶,密如蛛网的皮绳,在身甲连接部分还有兽蚊装饰。




与此同时,欧洲出现了锁甲,并且在以后的岁月里发扬光大。锁甲顾命思义是用铁环相锁而成。根据连锁的方式不同,锁甲的样式也会有所区别。一般锁甲的外型很相现在的毛衣再加个风帽。说不定,欧洲人还真是受了锁甲的启发才学会织毛衣的。锁甲耗铁少,同时又能获得铁甲的防御,实在是个聪明的创举。不过因为铁环连接的缝隙始终很大,造成锁甲在防御上仍有不少破绽。




不管怎么样,锁甲和铠甲终于将我们带入了重装甲时代。相比之下,铁铠比锁甲要沉重和坚固,而锁甲则以灵活便捷胜之。所以周亚夫才敢因为穿着铁铠而不行跪礼,牛X!随着冶金技术的成熟,东西方的人都开始追求更好的防具。拥有一副好甲,简直就是财富和地位的象征。

 刘备不是送过黄忠一副黄金锁子甲吗?把老小子乐得呼天抢地。 从魏晋南北朝开始,中国人开始穿着两种新式装甲,两裆和光明铠。

 两裆本来是塞北少数民族的为了方便骑马的装束。后来发展为一种前后分离用皮带扣连的铠甲样式。这个时期出土的武士俑大都穿两裆铠。两裆穿着方便,又适合运动,流行一时。但是它只能保护躯干部位,所以当时有地位的将领都穿着光明铠。光明铠因为在前胸部位安装了左右两块金属胸护,每当阳光照射时闪闪发光而得名。这里的胸护用整块金属锻造而成,没有缝隙很像欧洲后来的全金属胸甲。光明铠还配备了披膊(筒袖)和短膝裙,头盔上披挂可以保护脖子的缀,已经是严格意义上的重甲。

 可以说,南北朝时期中国已经进入完全的重装时代。铁骑也在这个时候横空出世,成为战争的利器。那个时期的精锐骑兵,身穿两铛,执长枪大盾,战马披挂皮制或金属的甲衣,盔甲还用鲜艳的羽毛和毛皮装饰。此时,中国能大量配备铁骑还有个原因是当时中国有大量来自西域甚至阿富汗的好马。后来到了宋,西域已经为金、西夏等国控制,中国遂无铁骑。




此时的欧洲正处在黑暗时代,罗马覆灭,许多科技与文化流失。欧洲人甚至没有力量制造金属的铠甲。锁甲仍然流行于欧洲。高卢、盎格鲁、撒克逊、维京、居尔特等民族建立了众多的小王国和城邦,日夜不休地进行着争夺与厮杀。一直持续到查理曼大帝的出现。中国继续前进着,汉人建立了唐朝。一个辉煌繁荣的皇朝。这个时期的盔甲,和当时的服装一样,华丽而鲜艳。在总结了光明铠经验的基础上,开发了更实用的复合装甲。在胸部仍然是整块的胸护,手脚等部位也用铁铠保护,腰腹和关节则采用方便活动的皮革。威武的金属兽面吞口出现在护肩位置。全套盔甲用色鲜艳,再加上羽毛装饰就象赴宴的盛装。



唐代甚至还出现了穿布制盔甲的仪仗队。而此时的两裆已经是普通士兵的装备了。人们对甲叶的研究也更进一步,鱼鳞、三棱、六角型的甲叶已经装备在部分军队的盔甲上。到了唐末宋初,欧洲逐渐形成几个大的国家,跨入了中世纪。这是个属于城堡和骑士的时代。欧洲经济的逐渐复苏,骑士们开始穿着简单的铁铠,再把锁甲作成裤子!虽然不伦不类,可是防御的作用还是可观的。但是欧洲人没有在甲叶上大作文章,而是继续向全具装整体铠甲走去。终于和亚洲的轻便盔甲分道扬镳。在之后的岁月里,东西两方都在盔甲的造诣上取得了不同的辉煌。如果说唐是中国封建社会政治、军事和外交的顶峰,那么宋就是经济和科技的顶峰。虽然,宋代的外辱不断,可是他的富裕是其他朝代无法比拟的(这个问题,以后再专门论述)。科技的发展推动中国造甲技术登上了最高峰。经过五代十国战乱的洗礼,最有中国特色的盔甲在宋代诞生。当时,人们已经在盔甲的防护和灵活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的结合点,当然介于亚洲人和马的体格,盔甲仍然不会太重。

 宋代的盔甲分为若干个模块: 

1,兜盔(两面加装护耳,就像小人书中画的一样);

 2.护肩披膊,在肩和膊之间的连接处有兽面吞口;

 3.身甲(胸护简化为护心镜,并有护裆);膝裙,保护大腿部分。再加上护腕和护腿就是一套完整的盔甲。



同时宋代的盔甲放弃了唐代时期的艳丽,用漆将盔甲漆成黑色、暗蓝或者银灰。颜色庄重肃穆,但是在盔甲的边角部位可以看见明快的装饰。比如:橙色的束甲绳,大红的盔缨甚至金黄的护心镜。宋代最大成就体现在鳞甲技术的成熟运用。最好的鳞甲是柳叶甲和鱼鳞甲。鱼鳞甲的形状自然是模仿鱼鳞而来,柳叶甲像奔驰的标志(没有外面的圆圈)。造甲的工匠最初从鱼身上得到启发,发现鱼鳞的构造和排列既保护了身体又可以随意活动,遂发明了鱼鳞甲。而三叉型的柳叶甲是鱼鳞甲的升级版本,防护更强,活动更自如。所以中国后期的武将盔甲多是用鳞甲,方型的铠甲一般使用在士兵装甲上。宋代曾对鳞甲进行过测试,在百步外用强努射击。然后发现,箭矢虽然射入盔甲,但是在层叠交错的鳞甲瓦解下,箭刃已经完全卷曲破损,丧失了杀伤力。而且鳞甲的排列决定了他可以任意弯曲和翻转,几乎和锁甲一样灵活。


欧洲人在封建后期也使用鳞甲来替代锁甲,不过没有广泛流传。大家可以在电影《猿猴星球》上看见鳞甲的影子。这个时候的欧洲,人们正在制造完全封闭的全具装铠甲。工匠需要在砧板上把整块铁皮敲击成人类身体的形状,然后再把各个部件组装起来。固定部位全用整块铁皮制成,关节与活动部位用环状铁皮勾连。连头盔都完全封闭,只留很小的缝隙观察和换气。那个时候的铠甲必需量身定做,无法批量生产,而且还要立体裁减,搞得像现在定做西服一样。当你看见爱德华一世不同时期的铠甲,就会发现他从一个健美的小伙子变成一个大腹便便的老人。欧洲的铠甲是非常昂贵的,甚至很多骑士是无法一次购置全套装备,经常会有穿着残缺盔甲上阵的骑士,显然他也是同伙嘲笑的对象。那个时候国王赏赐你一面金属胸甲,简直就是最大的荣幸。不过国王越来越小气,胸甲也就缩水成了勋章。盔甲是非常容易生锈的,所以在东西方几乎都有要求士兵每天必须擦拭盔甲和武器的规定。后来中国人用漆保护盔甲,而欧洲人采用了镀铬和打蜡技术。镀铬后的铠甲闪闪发光,明亮耀眼,特别是白天,一群骑士走来光芒四射,赶快带上墨镜保护眼睛吧!欧洲人起初也为自己漂亮的盔甲沾沾自喜。可是很快在实战中,发现明亮的盔甲总是暴露自己,沦为众矢之的。所以,后来的骑士都要穿上长袍,罩住铠甲,不让他反光。欧洲铠甲的防御能力是良好的,对各种远近武器的攻击都可以有效的化解。不过高防御的代价是牺牲了机动力。尽管欧洲的盔甲已经装备了大量的活动关节,但是仍然沉重笨拙,甚至有的骑士不能将胳臂抬起。每天穿戴或脱下盔甲需要几个随从的协作才可以完成。骑士上马,更麻烦。勤快点的自己爬梯子上去,懒的要用吊车吊上去。一匹战马在披挂马甲和一个穿戴完毕的骑士后负重高达四五百斤。好在,欧洲出产大型的驮马,否则就不会有重装骑士了。





欧洲骑士一直是战场的霸主,直到那天,遥远的天边出现一队蒙古骑兵。匈牙利,有名的条盾骑士发源地。欧洲的头道屏障。面对西进的蒙古大军,决战不可避免。匈牙利已经得到了欧洲各国君王的支持,大量的粮食和优质的武器盔甲已经运到。甚至连尊贵的教皇也在为匈牙利祈祷。布达佩斯所有的教堂,鼓乐齐鸣。威武的骑士,在祝福的钟声中鱼贯出城。坚固华丽的铠甲、高大的骏马、靛蓝的战袍,明亮的武器,他们要击溃蒙古,验证骑士的荣耀。此时的蒙古骑兵,已经脱胎换骨。骑着长毛的矮脚马,手里提着勾镰枪,穿着南宋进贡的盔甲,腰间别着快斧,背上还是那张雕弓。他们是蒙古皇族的护卫“怯薛”(音译)兵团。骑兵后面还有大量步兵,拉着回回炮。条盾骑士放下面罩,一起向蒙古军队冲击。蒙古军队狡猾的分向两翼,绕到骑士们的后面,跟着就是倾盆箭雨。弓箭只射装甲薄弱的马,不射人。很多骑士被马掀了下来。蒙古军队开始反冲锋,屠杀落马的骑士。很多骑士刚从地上爬起来,就被快斧砍倒。有的斧头根本不是砍来,而是扔过来的。条盾骑士很快掉了头,挺枪执盾来营救同伴。在重甲的保护下,弓箭被挡住了。长枪将蒙古人撞下了马,反在两马错蹬时,用勾镰枪勾住敌人,把敌人拉下马。下马的骑士,无疑就是羔羊。当他们费力拔出腰间的长剑,立足未稳时,蒙古的步兵又来了。虽然条盾骑士非常勇敢,面对已经吸收多个文明力量武装起来的蒙古军队,最终惨败。剩下的长戟步兵,死得更惨。被蒙古骑兵牵着鼻子走,追不上又跑不掉。多数死在箭下,生还无几。数月后,怯薛兵团骑兵下马执利斧坚盾从城墙的缺口穿凿而入,灭亡了匈牙利。在以后的百年里,盔甲遭遇了多次考验。尤其是欧洲的长枪重甲主义,开始走向末路。十字军东征,名为夺回圣地耶路撒冷,实际是对所谓“黄祸”的东方各势力的军事打击。适合集团正面作站的重甲骑士,刚开始还能节节告胜,攻城略地。涌现出圣堂骑士、圣教骑士、仁爱骑士等英雄骑士团。可是当回过神的东方各民族组织反扑时,他们的胜利果实又是那么的脆弱。土耳人、阿拉伯人、贝都因人等纷纷利用地利和人和与欧洲远征军展开游击战。这是验证各种武器威力的最好时机。许多好武器得到了肯定。诸如:大马士革的刀剑、土耳其鳞甲、阿富汗的马、中国的蹶张弩。中国的蹶张弩的破甲能力得到高度评价。据说使用它可以将箭矢射入岩石3寸之多。一时间,骑士的重甲成了破纸。哪怕骑士在重甲里面再套锁甲,都于事无补。无数英雄饮恨中东,巴巴罗刹、狮心王统统成为阿拉伯撒拉丁的陪衬。


后来的英法百年战争,更是让骑士吃尽了苦头。英格兰长弓手的饱和射击简直是骑士的噩梦。100多年的战斗,法国有1500多员名门骑士战死(老外小气,才1500人就做痛心疾首状),被俘虏勒索赎金的骑士不记其数。圣女贞德也无法挽救法国败亡的颓势。直到战争后期,一群骑士用战马拖曳着火炮出现在前线,历史的天平再度倾向法国。同样是那天,厚重的装甲注定要退出历史的舞台。战神需要新的外衣。火器的出现,推动了造甲思想的彻底革命。大炮,杀戮的终极武器改变了全世界的甲胄思想。中国的明朝,士兵开始新的换装。士兵开始佩带钢制的宽沿帽取代以前的宽沿毡帽,脱下厚重的铠甲穿着铁网裙(也就是锁甲)并在外面罩上紧身钉皮甲。钉皮甲有效的掩盖了锁甲的缝隙,锁甲又增加了防御,同时士兵得到了最大的机动力。钢制宽沿头盔更是有效防止了弹片对头部的伤害。郑成功在和荷兰人作战时,甚至用古老的藤甲装备部队。无不体现出,机动第一的战术思想。那个时代人们总在争论盔甲还有什么作用。被炮火击中的骑士,盔甲碎裂,形成更多的弹片刺进身体,眼看需要急救的战士往往在没有脱下费事的盔甲前就已经断气,笨重的盔甲不能防御炮火,反而限制了人们躲避攻击。在冷热兵器交替最激烈的欧洲,封建骑士已经逐渐成为落伍的军队。不管骑士们多么的不愿意,辉煌已经成为历史。


战场上出现一种新的骑兵。欧洲人叫它“胸甲轻骑兵”。他们带无面罩的钢盔,穿皮衣,只有胸口保留一面重甲,闪电地奇袭敌人。轻骑兵的武器主要是马刀和火铳,有时也会配发长矛。轻骑兵移动快速,在突袭中还可以用火铳远程射击,成为坦克出现前的新陆地霸主。也就是这个时候,欧洲赶上并超越了东方文明。随着热兵器的广泛使用,盔甲时代终于落下了帷幕。我们只有在博物馆里缅怀历史。看着那写或许精美或许残缺的甲胄,请记住那不是工艺品,每具盔甲后面都有战斗的灵魂。










下一篇:揭秘史上33个国家民族的代表性冷兵器(组图)
上一篇:猎刀里面竟然能放火柴,你见过这种刀吗?










×